关于EBP-Evidence Based Practice

  • A+
所属分类:心理健康

大家好,我是Bard, 在WUSTL(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读social work研究生。现在学基础课程,研二后主攻方向为mental health, 目前的想法是主攻severe chronic disease depression这一块 :)

来了这边学习快两月了,课上最多讲的一个东西就是EBP: Evidence Based Practice. 简单介绍一下, 这是一种做研究、或是给咨询对象寻找解决问题策略时候要遵循的原则和方法。就拿咨询师来举例吧,在面对案主问题的时候,ta无论是在确定案主主要问题,还是在为案主寻求解决方法的时候,都要通过查阅大量文献等方法找到和案主问题最相关、最可靠的科学依据。 EBP用在很多很多领域,不止是social work,其实它也是evidence-based medicine(EBM)的延伸。

ebp

EBP包括6个步骤:
1.明确案主问题,并且严谨地提出你想要解决的这个问题。
2.查询相关证据。
3.批判性地评价,反思你所收集到的这些资料。
4.决定哪一种干预或治疗方法对案主最有效。
5.联系并运用你所找到的证据进行干预或治疗。
6.评价与反馈。

虽然我现在对EBP实践可以说连皮毛接触都不算,接触点皮屑还差不多,但还是想谈谈个人运用:)。在模拟咨询课堂上,我案主的情况总的来说是与父母沟通无力不想上大学,那么我在收集了更多ta相关的信息之后提出的问题就是儿童早期与父母的交流怎样影响ta未来的个人发展?(这个不是个严谨的问题,仅仅只是举个例子而已,莫借鉴!!)然后我就得找证据:到database里查一堆文献谈关于这个话题的。然后老师上课讲一堆干预方法,我们小组讨论交流自己案主的情况并且互相给出建议哪一种最适合每个人案主的情况,再把这些方法运用到模拟咨询当中。最后自己写一篇心得感想,再让案主把反馈交个我们。实际情况比这个要复杂的多,不过这也算是对基础课菜鸟们的扫盲吧。

下面是EBP的终极准则链接,教你作为实践者要持有的职业操守世界观价值观等等:

好啦,这次先说到这里,关于EBP的话题还有很多,以后再个大家详细谈谈!

  • 欢迎关注
  • 我们的公众号
  • weinxin
  • 欢迎加入
  • 我们的小圈子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7   其中:访客  7   博主  0

    • 善生 善生 4

      :lol: 这个好专业,期待楼主新文章~~~ :arrow:

        • Shaw Shaw 5

          @善生 @善生 这是咱们的小伙伴~ 嘿嘿,也在期待你的文章呢 :arrow: ;-)

          • Bard-Minstrel Bard-Minstrel 1

            @善生 @善生 :grin: Thx!!

          • Shamrock6 Shamrock6 1

            这个方法值得学习尝试一下……学习了

              • Shaw Shaw 5

                @Shamrock6 嘿嘿 你可以加她QQ好好聊聊

              • 阿狸看陌上花开 阿狸看陌上花开 3

                好专业的方法,围观群众拖酱油瓶路过O(∩_∩)O~

                • aranya aranya 1

                  浅议一下这个问题。Evidence-Based Medicine是大英腐国发明的。腐国依然是相关的旗手呵呵。现在各行各业都在说evidence-based的问题,比如在我所在的health services领域,就讲究evidence-based policy呵呵。根据我之前的认识,要做这件事,第一个难点是如何评估证据。第二个难点是如何真正实施。关于证据的问题,经典的循证医学里有一个证据等级金字塔,RCT最高,case report最低。但这也不是绝对的。首先很多情况下,RCT不现实,也不符合伦理,那么只有观察性研究的证据,怎么办。很多人力争,观察性研究,在充分利用statistical control的情况下,比如多元回归,工具变量法等,如果充分控制了各种已知的混杂,那么是可以做出因果推断的。另外一个难题是,RCT往往是在严格的试验条件下做的,你真正遇到的病人,很有可能不属于接受试验的人群,可能会有其他基础疾病,那怎么办?如果你的病人特别符合某个case report的情况,那么要不要做某个干预?而且,一个非常方法论的问题是,普遍的群体的结论,如何应用到个案?所以,对于证据的审视,是个难题。在实施上,不管是宏观的政策,还是微观的治疗和帮助,影响决策的因素都不只有证据。个人的价值观,国家的价值观,现实的经济条件等等都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