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与大脑(三):分裂的大脑

  • A+
所属分类:脑科学

首先向大家道歉,由于最近几日事情比较多,文章一拖再拖。今天就坐下来讲讲有名的裂脑人实验。

前面已经提到过,人的大脑分为左半球和右半球,胼胝体在两个半球中间,充当信息连接的作用。裂脑人就是把胼胝体切除掉的人,切除掉以后,他们左右脑之间的交流和沟通自然也就中断了。有人问谁闲着无聊会把胼胝体切掉,事实上切除胼胝体是治疗癫痫的一种非常有效的方法。

1962年的洛杉矶,有一位退伍老兵患有严重的癫痫症。在尝试了所有的方法均没有效果后,他的医生决定尝试一次大胆的手术,这就是胼胝体切除术。手术成功后,这位老兵严重的癫痫缓解了很多,而他也成了历史上第一位裂脑人。

斯佩里(Sperry, R. W.)教授是加州理工大学的以为心理生物学家。在得知裂脑人的消息后,斯佩里教授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绝佳的探求人类左右脑秘密的机会。

斯佩里教授发现的第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测试裂脑人语言输入的时候发现的。人类的左眼和右眼都可以分为两部分。拿左眼为例,左眼视野中的右半边信号最终被传递到右脑,称作“右脑视野”,左半边则被传送到左脑,称为“左脑视野”。右眼也是一样。当斯佩里教授在屏幕上给裂脑人左眼的右脑视野呈现一个单词“Art“,并问病人是哪个单词时,病人回答说,“什么都没有”。但是,斯佩里教授随即要求患者用手指那个单词时,奇怪的事情出现了,病人用左手正确地指出了单词“Art”的位置。

 

为什么?

这一系列的第一篇文章我们就知道,人类的语言中枢位于左脑。裂脑人的胼胝体被切除以后,左脑和右脑的联系也被切断了。所以,当裂脑人的右脑视野看到单词“Art”时,他确实看到了这个单词。但是,当医生要求裂脑人说出他看到的是什么时,裂脑人无法将看到的单词“Art”传递到位于左脑的语言中枢,所以,他无法说出他看到的单词是什么,只好说“什么都没有”。后来斯佩里教授改变了实验方法,他在裂脑人右侧视野呈现一把叉子,然后没有询问裂脑人看到什么,而是要他从一堆物品中挑选出他看到的东西。这一次,裂脑人成功用左手选择了叉子。这证明裂脑人确实“看到了”东西,即使他说不出来。而使用左手而不是右手的原因,是因为右脑掌管身体左侧的行动。视觉信息在右侧接收,并进行加工,无法传递到左脑,所以左手承担起指示的任务。

 裂脑人语言输入障碍

 

(左1为正常大脑,投射在右脑的信息会被传递到左脑布洛卡区,被试会说出物体名字;中间图为裂脑人,信息投射在右脑,右脑无法将信息传递至左脑,所以无法说出方块;右1为裂脑人,信息投射在左脑,左脑负责语言的布洛卡区正常工作,可以说出物体名字)

裂脑人症状与异手症(Alien Hand Syndrome)

其实切除胼胝体后,对人类的影响很大。早期胼胝体切除术主要被用于治疗癫痫症,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是癫痫症的影响更大。裂脑人经常出现的症状就是异手症,也就是两只手打架。它产生的原因,就是左脑和右脑分别负责右手和左手,两侧大脑的沟通无法进行,导致左右手互搏。这种在正常人眼中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确实在裂脑人中产生过,而且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痛苦。通过一些视频(最近笔者翻墙软件出问题了,Youtube Link),我们可以更深入了解。一位裂脑人会发现自己的左手在解扣子,但是自己并不知道,所以只好用右手把扣子扣上。然而只要右手一停止,左手就会继续解;还有一位裂脑人,左手把饭碗推向自己,右手又把饭碗推出去。

 

到这里为止,这三篇有关语言和大脑的系列文章在一拖再拖后终于完成了。需要指出的是,语言和大脑这个话题,是心理学领域近些年来的热点。这一话题是心理学、语言学、认知科学、生物学、医学的综合,所以很有发展潜力。关于语言的问题,我们需要了解的还有很多很多。在国内,华南师范大学在该领域处在领先水平,在《心理学报》等刊物上一直有比较有影响力的论文发表。

 

参考文献

1.  Jay, T. (2003). The psychology of language. Upper Saddle River, NJ: Prentice Hall.

2.  Yule, G. (1986). The study of langua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3. Gazzaniga, M. S., & Hillyard, S. A. (1971). Language and speech capacity of the right hemisphere. Neuropsychologia, 9(3), 273–280.

4. KUTAS, M., HILLYARD, S., & GAZZANIGA, M. (1988). Processing of semantic anomaly by right at left hemispheres of commissurotomy patients: evidence from event-related brain potentials. Brain3(3), 553-576.

5. Sperry, R. W., Gazzaniga, M. S., & Bogen, J. E. (1969). Interhemispheric relationships: the neocortical commissures; syndromes of hemisphere disconnection. Handbook of clinical neurology4, 273-290.

  • 欢迎关注
  • 我们的公众号
  • weinxin
  • 欢迎加入
  • 我们的小圈子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5   其中:访客  5   博主  0

    • Shaw Shaw 5

      :grin: :grin: 好羞射,文章真的好赞啊,顶博主!

      :razz:

        • Shamrock6 Shamrock6 3

          @Shaw @Shaw 这篇比前两篇粗糙很多,主要是太急着写完了,拖了太久

            • Shaw Shaw 5

              @Shamrock6 @Shamrock6 没关系,已经很不错啦!话说新版还适应么?右上角可以订阅到邮件,有文章更新就会发到你邮箱里。

                • Shamrock6 Shamrock6 3

                  @Shaw @Shaw 这个好像以前就有这个功能吧……不过我基本是每天都上来看看的~除非上网不方便,嘿嘿

                    • Shaw Shaw 5

                      @Shamrock6 @Shamrock6 订阅了就不用每天都来啦,最近大家都期末……更新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