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知力是什么

  • A+
所属分类:思维碰撞

自知力是精神学里的一个概念,简单粗暴地说就是:你知不知道自己有病?知道自己有病,算有自知力,不知道或者不承认自己有病,为自知力差或自知力不存在。(我觉得这个词应用可以很广泛~

(关于自知力更细致的评估详见《牛津精神病学教科书》第45页。)

对于自知力这个概念,我一开始很困惑,大脑本身就是思维的器官,大脑出了毛病,相当于司令部出了问题,还能意识到自己出了问题吗?是不是精神疾病发生时,只是某一部分出了问题,而另一部分保持正常,从而正常的部分保留了部分功能,得以了解自身的不正常呢?以目前的各种假说来看,的确是这样的。精神病人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处在非理性状态,也不是每个部分(认知、情感、意志行为等)都是不正常状态。相比较来说,神经症的病人(焦虑症、强迫症等等)自知力保持完好,而精神分裂症、情感障碍的自知力损害较重。

暂时抛开精神病学的范畴,你肯定听说过人贵有自知之明,我猜此自知即彼自知。自知力,是否可以理解为对自己的某一特定部分了解的程度?

在想自知力这个问题的时候,莫名想到6年前在李笑来《把时间当作朋友》中看到的一句话:有一个神奇的现象,不知道你发现了没有,就是:我们竟然可以用我们的大脑控制我们的大脑。意即我们不仅能思考,还能思考我们的思考。随后提出了一个划分自己的另一种方式,我为了理解自知力,把这个表格填上了,看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

自己知道的自己并不知道的
别人知道的1区(有自知力)2区(无自知力)
别人并不知道的3区(秘密 4区(黑匣子)

 

其中,4区,自己身上存在的自己不知道、别人也不知道的存在,到底有没有这个部分呢?我认为是有的,而且这四个部分所包含的内容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动态的变化的。例如,某天某个人疯了,躁狂或者抑郁,在此之前,这个部分的自我是在4区黑匣子里的,此时有可能进入2区,如躁狂别人很容易看到;或者进入3区,轻度抑郁患者往往内心体验到抑郁但社会功能保持完好,身边的人观察不到;或者进入1区,自己和别人都知道。这个部分的自我到底有什么以及存在于哪里呢?有什么我不知道,是基因里等待表达的那部分?存在在时间里吧,我猜。

有一次,一个强迫症患者A(不是我管的病人),参加门诊的团体治疗回来之后,告诉他的主管医生,说自己好了。原话是原来我可以控制自己不想啊!主管大夫莫名其妙,刚好那次团体我也去听了,来了五个强迫症患者,主持团体的医生就其中一个患者的强迫症状(不能触碰手机、电话,担心会得绝症)进行了近1个小时的分析,其他4个人默默听着,我听得昏昏欲睡。接近结束时,我听到A问医生:我之所以强迫是不是我想太多了的缘故?我是不是可以不想就好了?医生给予了肯定的答复。回到病房后其主管大夫问我团体治疗中发生了什么,说他住了3周,一直觉得自己没好,突然就好了。天知道A脑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可能,他发现了前面提到的神奇现象?

没有自知力的精神病人如何恢复自知力呢?

简单粗暴的办法:医生告诉你有病,你就是有病。但是这个过程却没有那么容易,往往医生对患者:根据诊断标准,你有病。患者说:我没病,我就是没病。我看你才有病,你是不是想害我?然后小医生就会在病程里记录:无疾病自知力,可疑被害妄想。(开个玩笑O(∩_∩)O~

在福柯的《疯癫与文明》中,有一段很有意思的阐述,将其中一种恢复自知力(疯人对自己的疯癫有所认识P232)的方法称为镜像认识精神病院提供了这样一个环境:疯癫很够看到自己,也能被自己看到。它既是纯粹的观看对象,又是绝对的观看主体。

文中举了两个例子,很好玩,引用如下:

例子1有三个精神错乱的人,都自以为是国王,都自称是路易十六。有一天,他们为君王的权利争吵起来,各不相让,有点动火。看护走近其中一个,将他拉到一边问你为什么和那两个显然疯疯癫癫的人争论?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你就是路易十六吗?受到这番恭维后,这个疯人高傲地瞥了那两个人一眼,便立刻退出争吵。同样的花招在第二个病人身上也发挥了作用。争吵顿时便烟消云散了。"… …疯癫得以观察自己,但确是在他人身上看到自己。

例子2:在比塞特尔,还有一个自以为是国王的病人。他总是居高临下地以命令的口吻说话。有一天,当他稍稍平静下来,看护走近他,问他,如果他是以为君主,为什么不结束对自己的拘留?为什么还和各种疯人混在一起?从此,看护每天都提同样的问题,从此他一点点地使病人看到自己装腔作势的荒谬,并指点他看另一个疯了,后者也一直认为自己拥有最高权力,因而成为一个笑柄。开始,这位躁狂患者感到震惊,后来便对自己的君主头衔产生怀疑,最后逐渐认识到自己是痴人说梦。这种出人意料的道德转变仅用了两个星期。经过几个月的考验,这位病人康复回家,成为一个称职的父亲。… … 他受到自己的冷峻审视。其他代表理性的人一言不发地支撑着这面可怕的镜子。在这些人的沉默中,他认识到自己确实疯了。

这个镜像认识,让我想起之前我管过的一个怕得艾滋病的强迫症患者,某天参加门诊的强迫症患者团体治疗之后,告诉我说,那些强迫症患者可好玩儿了,有一个人害怕手机,担心手机会使自己得上绝症,不能使用任何手机以及接电话。我觉得他想得太多了,我觉得好好笑啊。(对,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团体)说完呵呵呵直笑。我淡淡地看着他,待他笑完,说:你看他们是这样,别人看你也是一样噢~”然后,他愣了一下,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自知力这个概念,我觉得正常人用在自己身上也蛮好玩的,如对自己的某一项特征,别人观察到的而自己不自知的(表格中的2区),可以通过他人反馈,更全面地了解自己。

 

补充说明:

文章中的表格名字叫做:乔哈里视窗(Johari Window),得名于其创造者

Joseph LuftHarry Ingham在《沟通的艺术》第二章再次遇到,尊重原创者。

原表格长这样:

关于你的全部事实自己知道的自己并不知道的
别人知道的1开放区2盲视区
别人并不知道的3隐藏区4未知区
  • 欢迎关注
  • 我们的公众号
  • weinxin
  • 欢迎加入
  • 我们的小圈子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