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喜欢你,你会愿意嫁给我吗?

  • A+
所属分类:思维碰撞

love

来精神病房已近两月,从不能适应到乐在其中,每一天都有新的感受。今天想写一个即将出院的Bin的故事, 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

刚来病房时,Bin已住院3个月,病情始终不大稳定,时常波动,可能与他自己的性格有关,本来就是父母宠爱下成长起来的任性的孩子。据说是他自己强烈要求做MECT的(无抽搐电休克治疗),不知是个体差异、心理因素或者机缘巧合,MECT后如他预期,病情渐好。认识他那天,他正好做完MECT,向他介绍自己时,他也灿烂地笑,眼睛眯成一条缝,说“大夫好”,干净而清爽。

一周之后,21岁的Bin开始主动找我聊天,却叫我“阿姨”,大他不到四岁的我哭笑不得,但他却有自己的解释,说“大夫”或者“老师”虽然尊敬却不亲切,而“阿姨”是一个很符合要求的称呼,于是我坦然接受。几乎每一天,Bin都找我聊天,有时甚至霸道地不让别的病人和我说话,我解释了自己作为医生的责任后,他理解地表示配合。每次聊天结束,他都会说“你要多开心一些,多笑,因为笑起来很美。”我承认,他让我有了最初的查房存在感,让我明白老师所言:“所有的大夫都是属于医学的,只有精神科大夫是可以属于病人的。”所以,我享受他每天一看到我就叫“阿姨”,用真切的语气要我陪他聊天。

一天天过去了,他逐渐好了起来,出院也提上了日程。今天查房时,他很认真地向我保证出院之后会好好吃药、好好工作,只是不会结婚生子。我已经俨然把他当成了朋友,以朋友的立场和语气问他原因。他没回答我,只是看着我的眼睛问“如果我喜欢你,你会愿意嫁给我吗?”我愣住了,看着他渴望得到肯定的眼神,很用力的思考,试图找出一个即肯定鼓励又不撒谎的回答。Bin似乎看出了我的矛盾,低下头若有所思地嘀咕“没有人会喜欢到要嫁给一个我这样的人”。我有些心疼,要他抬起头,努力用最坚定的目光看着他,告诉他“出院后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来自别人或者自己内心的阻碍,但是必须迈过去,才能好好活下去。”Bin表示会好好思考这个问题,也会尝试勇敢一些。

精神疾病的康复中,自知力的恢复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准。(自知力就是自己判断自我心理状态和生理状态的能力,对精神病人而言,就是能否判断自己有病和精神状态是否正常,能否正确分析和辨识自己既往和现在的表现与体验中,哪些属于病态。)显然,Bin的自知力已经基本恢复。原本是一件很好的事,不想,随之而来的却是真实的病耻感(stigma,原义为烙印)。这种感受让病人不敢正视别人的眼光,不愿接受全部的自己,不能淡定地面对生活中的困难,甚至拒绝服药,逃避治疗……

希望真的有那么一天,Bin能遇到一个互相喜欢的女子,可以用“爱他、接受他、需要他”这样的语言来给他鼓励,也许有了如此坚定的支持,他的病耻感才会真正消失。但不论有或无,都需要Bin自己不断努力,才能长大起来、强大起来,从容应对未知的人生。也愿Bin在未来的旅途中能多笑一些,如他所言,笑起来会很美……

  • 欢迎关注
  • 我们的公众号
  • weinxin
  • 欢迎加入
  • 我们的小圈子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5   其中:访客  5   博主  0

    • 善生 善生 4

      这么好的文章没人来支持下 :twisted: :idea: :mrgreen: :roll:

        • Shaw Shaw 5

          @善生 必须支持*^_^*

        • Shamrock6 Shamrock6 3

          有点移情了的感觉 :razz: 不过蛮好的,能治愈康复病人实在是……一件好事

          • 黄小黄 黄小黄 0

            支持~感觉干咱这一行,还是蛮有爱的~